WWWcisby

就是不能在一个坑里好好待着的咸鱼
冷圈 常驻受害者🙊
我也很绝望啊😭

Don't Hurt Yourself【MS】

MuteXSmoke
奋不顾身的跳了坑
仿佛写成了奇怪的恋爱故事,很心疼简介里打起来不珍惜自己的Smoke,于是有了这个产物,可能ooc
PS:最后忍住了发刀子的手,删了最后一段。所以这是一篇HE,以上

以下正文
-
-
-
A
-
James接到上级命令的时候正准备踏上回伦敦的航班,幸运的是他不必改签,只不过多了一张从伦敦直达约克的火车票。
-
James第一次感谢起了英国的交通部门,幸好约克没有机场,否则他连回家跟父母打招呼的机会都没有了。虽然原本要跟他们好好道歉赔礼培养感情的计划被突如其来的任务打断,不过这对于James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逃避了就他当初私自参军的问题而引发的亲情危机化解大战。要知道像James这样的人不会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寻求刺激迎接挑战才是他们所向往的。
-
空姐重复了几遍的询问将James从思考里拉回现实。他礼貌的拒绝了服务,苦恼起这个令人头疼的任务来。
-
-
-
B
-
中学门口的告示栏前围着一群人,Mark淡然的抱着书本从旁边走过。无非是什么娱乐演出,11岁的少年想着,把议论声抛在脑后。
-
听过两节早已掌握的新课,一如既往的跟老师完成完美问答,Mark翻开电子工程的大学课本随意浏览起来。
-
“嘿!Mark!”他的邻居兼唯一好友Leo从教室外面冲进来,兴冲冲的跟他分享最新消息。“你知道这周三陆军会有一个上士来学校讲科学历史吗?”
-
陆军上士?科学?Mark作为科学天才对科学历史已经熟悉透顶了,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奈何Leo满脸憧憬,Mark只好合上书本,答应了Leo跟他一起去。
-
-
-
A
-
James被临时派来这个任务只是因为原定授课的上士被总部召回参与联合军演,不得已从贝尔法斯特将中学时擅长科学的James扔过来撑完这节课。
-
而现在他正穿着约克军方负责人扔给他的考究的西服,充满无奈的踏进教室。
-
“你们好,我叫James Porter。”
-
“James Porter?!您已经有儿子了吗?”
-
“哦,是的是的,我的儿子是很厉害的魔法师。当然,我也是。”James点点头,握着马克笔摆出邓布利多感觉的poss,面向提问的同学,用苍老的语气接下去:“格兰芬多,扣10分!”
-
他看见下面的孩子们笑成一团,唯独只有一个孩子冷着脸丝毫不为所动,James不禁多注意了他片刻。俏皮的短卷发格外显眼,少年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却搭上一脸冷漠,连眼底都寻不到一丝笑意。这让James感觉就像在小队里他刚刚说了一个糟糕透顶的笑话,而正好被他严肃的长官逮到似的。
-
James移开视线轻咳一声,让孩子们回归课堂。他像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一样笑,面对孩子,没必要把军队的严肃带进来,好在这一点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难。
-
“尼采认为,科学是在发明,而不是在发现不变的自然规律。”James尝试着回忆更多他曾经学过的东西,不幸的是,他尚还清晰记得的东西不多,希望能够撑完这节课。“他同样相信科学最终能够解决所有人类问题,或者发现在日常世界背后的某些真实世界的隐藏真理。”
-
“而近代科学,旨在理性,客观的前提下,与理论与实验完整的证明出真理。”
-
James随意的讲着拗口的理论,用他刻意凸显声调的发音方式,试图让无聊的课堂变得像是在讲故事,显然大部分孩子都非常适用。
-
在James感到口干舌燥之际,清脆的铃声拯救了他。在那之后,一群显然不是对课堂内容感兴趣的孩子簇拥着他,却很好的满足了James的自我迷恋情节。毕竟他有许多平日里讲不完的冷笑话。
-
他尝试着寻找那个短卷发的孩子,确定了不在人群中后,心底却莫名泛上一丝失望。
-
-
-
B
-
Mark努力绷着一张冷漠脸听完了整节课。实际上在那个自称James Porter的人开口以后,小Mark就有些沉迷他的口音了,包括他看起来有点傻的肢体动作,配上丰富的面部表情。
-
这个青年人的一切吸引了年幼的Mark,或许是因为他拥有很多Mark不擅长的特质:能言善辩?活泼自信?大抵是吧。
-
Mark还注意到他耳朵根后细小的疤痕,他利落的短发发尾带着外翘的弧度,甚至是他会习惯性轻微拉扯衬衫领尖的细节。
-
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细微的观察,付出的注意力几乎赶得上他对学业的注意力。Mark觉得他很有意思,但他迫使自己不去继续关注更多,他把这些过头的兴趣归咎于年轻人愚蠢的好奇心,他拒绝主动探索关于青年人的更多信息。
-
于是他跟着铃声头也不回地走出去,剩下身后的青年人徒劳的在人群里寻找些什么。
-
-
-
A
-
SAS的格斗训练场里,一群看上去像是新人的士兵中间空出了一片区域。
-
七月份英国的天气已经算得上是一年中最高的几个月之一了,只是依旧有些凉意。人群中赫然站着两个人,将近半个头的身高差不像有太大影响。
-
James摆好拳击的准备姿势,步伐稳健的周旋。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双眼似鹰隼般的盯紧对面人的每一个动作。
-
突然的出拳稍作试探,不粗所料被轻松躲过。James调整呼吸,轻笑一声调侃道:“来啊Mike,我一点儿也不希望被你这样的老年人让。”
-
话音未落,Mike强硬的直拳带着风声划过James的脸颊。“嘿小子,有些话不能乱说。就算我们交情不错,你也在会被我踢屁股的行列。”
-
随着Mike话音而来的是极富技巧性和力量性的猛烈格斗技。完美衔接的勾拳,掌指攻击和膝击招呼的James有些难以支持。勉强的接下下一记直拳,Mike快速的腿击将James扫倒在地,配上熟练的绞窒技术,成功的让James放弃抵抗,右手快速的拍着Mike的大腿示意他放开自己的脖颈。
-
“咳...咳咳...”James握住Mike伸过来的手,爬起来赶走喉咙里的窒息感。
-
“怎么样James,还想接着来吗?”
-
“哦,天啊,不用了。”James找回熟悉的心跳节奏,听着周围的新人们欢呼着Mike教官。他揉了揉脖颈向新人们喊叫着以后可不敢冒犯你们Mike教官,这教科书一般的近身格斗你们承受不起。
-
他们说着开始大笑,把格斗场让给新人。James告别Mike漫步回他的实验室。
-
-
-
B
-
Mark今天从GCHQ过来SAS帮助一项监听任务,他刚进到SAS的训练场就听见了远处整耳欲聋的喊声。通常他的工作更偏向于安静的环境,这样的喧闹使他感到不适。
-
本想贴着围栏边绕过去,却不知为何站到高处扭头去看喧闹的人群。熟悉的场景,像极了Mark11岁那年的那堂课。那时的Mark选择离开,这时的Mark转头观赏。
-
Mark看见了James Porter。他身上不再是考究的西装,只有一件紧身黑色短T包裹着他蓄满力量的上身,深色迷彩裤包裹着他的双腿,打起拳来灵活的身形也在吸引着Mark。
-
一如他曾经就无法忽视James一样,现在Mark感觉自己更没法视而不见了。尽管James被Mike招呼的难有还手之力,Mark仍然被James灵巧的步伐,坚韧的防御姿态,热情的斗志所吸引。
-
他为James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担忧,却又沉浸在他格斗的激情中,全力以赴的姿态就像发光体,深深吸引着Mark。像是猫薄荷对猫的作用,James就像他的猫薄荷。
-
Mark看着James跟他们道别,独自一人离开训练场。
-
-
-
A
-
昨天的大会上通知今天会有新人调配,是SAS上层强烈要求挖来的电讯情报专家,听说很年轻,就读于剑桥大学。
-
James兴致勃勃,一大早就放下了新式毒气的研究跑去拉上Mike和Seamus去电讯科见见新同事。他忽视了来自老年人的抱怨和呼吸高处空气的大个子的冷淡,潜意识里觉得电讯科的人都是满嘴跑火车的类型,应该会是能跟自己一起搞事的人。
-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
当James跟Mark真正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James才意识到自己傻的可怜,谁能告诉他面前这个沉默寡言的人不是新来的电讯科大佬,说好的彻夜长谈一起搞事的梦想呢?
-
这段会面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而来自面前人的信息少的可怜。James只知道了他的名字:Mark R Chandar,听起来像是个聪明人的名字,只不过为人生硬了些。
-
James打量着Mark,好像是天生的卷发,被青年剪的格外短也掩盖不了发丝卷起的趋势,看似温顺的眉眼,脸上透露出漫不经心的疏离感。莫名的熟悉感包裹着James,可他实在是想不起他曾经是否见过这个名字。
-
于是Mark承受着来自James的若有所思的眼神,心里悄悄打着鼓,紧张的摆弄着自己正在研究阶段的新设备,掩饰快要冲出冷漠外壳的慌乱。
-
James最终不再紧盯着Mark不放,他主动凑上去抱了抱这个年轻人,试图驱逐Mark表现出的疏离感。他感受到这个足足高自己一个头的人瑟缩了一下,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让他受惊的事。James把这归咎于新人的不适应,心底却不自觉的难受起来,像是中学时告白被拒的感觉。
-
James感觉有什么不对,把这样奇怪的推想抛在脑后不去细想。
-
-
-
B
-
Mark在公共休息室尝试一个简单的实验。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回归城镇生活去了,Mark才能够不在电讯科而在这里做实验。
-
正在Mark沉迷实验的时候,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在他身旁戛然而止。Mark感觉到有人坐到自己旁边,尝试着快速完成实验,却被他打断。
-
“Mark,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
-
要是这不是James的声音,Mark都觉得是什么人在用老掉牙的技术搭讪。
-
“...不知道。”Mark决定不说出来,因为那听起来有点傻。像个情窦初开的傻小子拒绝承认自己一见钟情的蠢故事。
-
“是吗?”James仿佛认准了一样不依不挠,“你中学是不是上过我的课?”
-
好的,装傻失败。Mark似乎听出了James话语里的笑意。“是,科学历史。”
-
“Mark!真的是你!”
-
被套路了?!Mark引以为傲的聪明大脑没能让他占上风,他只得放下实验有些无措的面向James试图解释。
-
当Mark对上James肆意笑着的脸,他觉得他什么都说不出了。
-
“我想了好久才决定来问你的,嘿,你为什么那么小就盐一脸,当时我还纳闷是不是我的低级逗趣让你反感了,虽然我觉得我那天很棒。”
-
“没有,挺好的。”的确很好,尽管Mark没有怎么听课,他光是望着James就已经感觉很棒了,更不用说其他的。
-
“只是挺好吗,果然还是没怎么吸引到你啊!”
-
“不...你很棒。”哦天啊,Mark恨不得收回那句话,他感觉这样会暴露自己的小心思。
-
“哦...谢谢你,Mark。”James好像被这样的Mark吓到了,任由沉默蔓延了片刻才开口。但James没办法否认刚刚Mark的称赞让他心脏骤然增快不少,要是Jack和他的心跳仪在这里就瞒不住了,自己对Mark的向往一定会把这个年轻人吓坏的。
-
剩下的时间里,James就只是倚着沙发背,放任自己的左肩能够轻轻靠着Mark的右肩。他们随意的聊天,Mark只是偶尔回应几个词,两个藏着心事的人都贪恋着肩侧的一丝温暖。
-
-
-
AB
-
任务结束后James不出所料又被Doc啰嗦了一番,毕竟James就是这样的风格,就算他的背后有队友,他还是更享受自己冲锋陷阵完全投入混乱的战争中的感觉,或许这种习惯背后的秘密,是他希望这样的主动承受火力能让队友少受些伤,比起那样,自己只要更主动就好了。
-
可这在Mark眼里就是James不够珍惜自己的行为。
-
Mark在那个酒吧之夜看着几乎半个身体缠上绷带的的James的时候,终于年轻气盛了一回。他带着生人莫近的气场坐在角落里沉默的喝着冰水,眼神带着火气不时的瞟向另一边喝酒畅聊的James。
-
Yumiko觉察到了Mark丝毫不掩饰的火气,她看的出来一些东西,他不相信James现在会没注意到Mark的不对劲,毕竟James平时放在Mark身上的注意力不比自己新型毒气研究上的少多少。只是她想,感情的东西,要亲自解决比较好。
-
James自然是感觉到了的,不论是Mark的气愤,还是他眼底藏着的东西。只是他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半身的疼痛,使自己看上去好像没那么痛,让Mark少担心一些。只不过现在好像,有些适得其反的效果。
-
好吧,不要怂,James!你只是过去关心一下你的队友为什么不开心,不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
-
于是James放下酒杯,撑起身体走过去把Mark拉到二楼房间,他需要跟他的队友谈谈。
-
“呃,Mark,你有哪里受伤吗?感觉你很不在状态。”
-
“......”Mark盯着James的眼睛,带着狠劲,却不置一语。
-
James被盯的背后发慌,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坏事惹到了Mark。
-
“Mark,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我是你最亲近的队友啊。”James试图快速结束话题,只有Mark跟自己在这种环境里让他感到窒息。
-
“你是傻子吗?”
-
“呃?”想要离开的James被Mark突如其来的询问弄的摸不着头脑。“不,你为什么这么说?”
-
Mark现在更气愤了。James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的严重性!他根本不珍惜自己!他从来都不愿相信背后的自己,宁可一个人冲上去拼杀!这样的认知充斥着Mark的脑海,让他的火气快要具象化。Mark当然不会把他所想的东西喊出来,可这些认知不停的折磨着他,他希望能够被James信任。
-
James还在思考着Mark生气的原因,下一秒就被高大的年轻人轻柔的以半拥抱姿势逼到墙角。James感受到耳边灼热的呼吸,听见Mark透着难过和祈求的话语:“别伤害你自己了,好吗。”
-
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大到酒吧整耳欲聋的音乐都掩盖不住。James觉得自己是不是酒喝多了,要不然怎么会有些晕晕乎乎的,好像踩着云朵一样。
-
James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样的Mark,他只是用没受伤的胳膊环上Mark的腰侧,轻抚背脊。他觉得他应该说些什么。
-
“很抱歉Mark...”
-
“该死的!James,我爱你。”
-
“我也爱你,Mark。”
-
我保证以后把后背放心的交给你。
-
——————【END】——————

小学生文笔感谢看完的小天使ヽ(〃∀〃)ノ
PS:难得最后Mark说了三句话,所以我删掉了最后的刀也算是很留情了,下次就没有这么甜了!【buni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