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isby

就是不能在一个坑里好好待着的咸鱼
冷圈 常驻受害者🙊
我也很绝望啊😭

【CreNewt无差】Light

大概是无差嗯,还没有摸索清站什么先这样【x

以下正文/

抱着精致小盒子的Newt跑过树林,身后雪地上只剩清晰可见的鞋印昭示着路过人的匆忙。

“Cre?”踏着板梯下到药剂房里的年轻巫师唤着少年的名字却没有回应。Em...去哪了呢?瘪瘪嘴轻甩掉发顶扔残留的的雪花碎片,小心翼翼地将怀里护着的小盒子放在储物柜上。挂好冰冷的外套,Newt想去看看他的小可爱们了。

还好,嗅嗅窝在闪闪发光的窝里休息着没有跑到外面去。把鸟蛇和月光兽都喂饱了,也问候过了皮克特的家人们,却仍然没见到那个孩子的身影。

Newt有点泄气提着桶往回走却听见了少年的声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长这么大...”  “你现在不是也活着吗?”  “不好吗?怎么会不好呢...”  “我...不行...我们虽然是一样的但是我不能...让你...”  “别哭别哭...很抱歉...”

重新走进风雪里的Newt还穿着单衣,却也像丝毫感受不到寒意般看向风雪中心的默默然和旁边的Credence。脸上羞涩的笑容在Cre看向他的时候便又不自觉显露,夹杂着些许歉意“我很抱歉打扰到你们聊天...Cre,我...我带了礼物给你,晚点来看看吗?”

就算到伦敦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Cre也接受了Newt的善意,但Newt仍然改不掉面对男孩就紧张到不行的奇怪习惯,明明对于驯养者来说害羞对于和神奇动物的交流没有什么帮助。可是Cre不是他的孩子们,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自己会紧张吧,Newt这样说服自己。

“好。”Credence轻到仿佛随风飘散的单词被Newt细心的抓到耳边记下。“那么,不打扰了。”年轻巫师俏皮地眨眨眼掩饰紧张地踩着鼓点起舞的心跳声消失在Credence的视线里。

“不...我没有...”Credence低下头回应着泡泡里莫名兴奋的默默然,“好吧,或许,是有那么一点儿...”  “真的就一点儿!”  “不要再笑了!”少年红红的耳尖在一片雪白中十分显眼。

晚些时候,Credence找到忙着配药剂的Newt,见年轻巫师看见自己后慌乱的停下工作简单而快速的收拾着工具,好像怕动作慢一点自己就会又消失一样。无法控制的小弧度翘翘嘴角,在Newt看过来的时候又恰到好处的收回去。

“Em...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和我一起去,所以我就...嗯...”Newt无法完整说出组织好的语言,这很反常却又像是遇上Credence的必然结果。他只好放弃这毫无逻辑的开场白,泄气的瘪嘴把储物柜上的盒子拿下来塞给Credence。

Credence把年轻巫师的可爱举动尽收眼底,却表情淡然也不外露丝毫笑意。打开手里的盒子,Credence愣住了。那是一根魔杖。

Newt看着再没有动作的Credence慌了神“Cre,我...很抱歉,如果你不喜欢,我...”

“谢谢,谢谢你。”

听见少年的声音,Newt放松自己因为紧张而纠结了很久的手指,骨节处都被捏的泛上了红色。

“我很喜欢。”Credence想起Graves盛怒下告诉他的那个真相——“你永远也学不会魔法!”曾像个诅咒一般拢住他的心脏,这一刻也是。但这是Newt给的,是Newt。可自己还是不可能学会的不是么。无意识的眼泪溢出眼眶,直到他感觉到温暖的指尖划过自己脸颊才回过神来。

他看见Newt满脸慌乱和不知所措,却反而笑了出来。Credence看着眼前年轻巫师惊讶又有点懵了的表情,心脏好像奏起了钢琴曲。

Credence小心的拿起那根魔杖,细细的端详着,没有什么华丽的纹路和装饰,简单的如同Newt,却也轻而易举的摄住Credence的心。

“麻烦了奥利凡德很久...要挑选一根适合的魔杖很不容易,我更不能因为这样就不顾你的意愿带你出去...”Newt局促的说完这些又意识到好像更没逻辑了,真的好蠢。他捂住脸颊闷着声音,“我...或许以后我能有幸带你亲自去奥利凡德那儿一趟...?”

“我很期待。”Credence放轻的声音总能恰好传到Newt耳边,真的不是什么魔法吗?

“Cre,你想试试吗?魔法!”Newt拉住Credence的手跑去鸟蛇的树林里,抽出自己的魔杖,“Lumos!”黑暗里绽放了明亮的光点,照亮了Newt乘着笑意的双眼,满满的像要溢出来,美丽的不像话。

Credence傻傻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是那闪烁着的荧光还是Newt明亮的双眼。于是他握紧手里的魔杖,不再去想什么Graves的诅咒,他就要说出那个咒语,而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另一只更加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的却带着那个人所有的真心。

“Lumos!”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另一个荧光点绽放出来,伴着Credence和Newt两个人明亮的眼,伴着他们握着的手,伴着他们彼此紧靠的肩,Credence已经没有什么诅咒了。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