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isby

就是不能在一个坑里好好待着的咸鱼
冷圈 常驻受害者🙊
我也很绝望啊😭

The Buck【鹿霜】

_(:з」∠)_入坑晚,鹿叔是第一个解开的ATK干员,初稿就给鹿叔和霜妹了!

冷圈爱好者【x】

只看背景还是无法完整的展现他们啊!只好带上自己的脑补摸完了!蓝瘦_(:з」∠)_

以下正文!刀片注意!

————————————————
The Buck

Tina紧握着手中的枪,将身边的喧闹声隔离。她瞥了眼橱窗里随着枪击而颤动的目标,算着剩下的三发要怎么打。

作为彩虹小队的一员,她当然不想射失每一枪,何况现在她的身边还有只蠢鹿。Tina不在队友面前示弱,当然更不想在这只鹿面前留下任何可能的弱点。她的搭档,她的亲友,她的...

Tina从未如此紧张过,认命般的闭眼任由三发子弹冲出枪口,仅仅听到一声气球破裂的声音。她放下枪,睁开眼,却不去看对面原本五彩缤纷而现在残缺不全的靶子。

“hey!Tina!你打掉了所有蓝色的气球!可它们只有八只,你射失了两发,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伸手接过说话人递来的冰淇淋,轻轻踢一下他的小腿,“得了吧Cote,我已经无法在这种游戏里找到乐趣了,有空框我在难得的假期里来玩这个,还不如去训练室试试身手不是吗?”口腔里弥漫着香草的味道,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却也掩盖不了炽热的心脏在飞速跳动。

店员仿佛松了口气般招呼他们过去,用热情的笑容说着,小姐你打的真准,只是可惜了最后三发空了两发,拿不到我们的大奖了,只有这里的几个小挂饰,您可以选一个喜欢的带走。

Cote笑起来,用Tina的话说就是,又是那个鹿一样蠢的笑容,于是她也笑了,眼角弯出漂亮的弧度,却微低着头让笑容藏起来。

“Tina,你选一个吧。”男性低沉的嗓音让她将注意力放回自己的目标上面。

她弯下腰装作在选择的样子来回晃着脑袋,谁也不知道她的视线从没离开过其中之一。是的,那就是Tina唯一的目标。她不需要那个所谓的大奖——巨大的毛熊,她只需要眼前的这一个就够了。

“恭喜您,慢走!”店员笑着送走好运的顾客,来到气球板前,看着最后一个破裂的气球位置上浅浅的却清晰的的三个弹坑沉默着。

他们将店员抛在身后,Cote笑着挥挥手转过身来。“还要玩点别的吗?Miss Frost.”

哦!老天!他又这么叫我了!Tina对其他人很温柔,不像她的称呼那么“寒冷”。可是对上Cote,她不再是那个好脾气的姑娘,她总是要和他一样严谨,直率,却不像他那样微笑。除去他们的初次见面,Tina从不对Cote微笑。所以Cote笑称她“Miss Frost”,却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在其他人面前这么开玩笑时,队友们只投来疑惑的眼神。后来,他也很少再讲这个玩笑称呼,毕竟Cote从不擅长弄清女孩儿的心思。

“我想回去了。”

Cote愣了半秒就点点头。他的确不擅长和女孩儿相处不是吗,直率用在这里就显得不再有魅力点。只是他不知道,对于Tina和他来说,差得恰巧是一方的直率而已。所以错过了许多,直到最后剩下的人守着风雪中的小屋独自想念,才意识到自己亲手放弃的东西曾有多么容易就能得到。

“这个给你。”

Cote握紧Tina刚塞给他的东西,又在手心摊开——是刚刚游戏的奖品,一只小巧的雄鹿挂饰。

“你的奖品为什么给我?”轻笑着看着身旁矮一些的人的发顶,伸手悬在空中几秒,还是收回在身侧。明白Tina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他摇晃着小小的挂饰。“我就先帮你保存了,想要的时候来找我。”

Tina也不回答,继续稳步走着自己的路,她知道身旁的人不会离她太远。

后来那个挂饰被Cote挂在自己的枪上,和他的宝贝一起击倒数不清的敌人,也拯救无数人质。小小的鹿随着Cote的奔跑摇晃着,和C8一起保护着主人的安危,也像是Tina在旁护着他。

Marius在一次任务结束注意到Cote的护身符,闲不下来的工程师用他那仿佛永远不会消退的活力凑上去瞧了瞧,只是大笑着说没想到Buck也喜欢这么小孩子气的东西。Cote无力反驳,但也不想说穿曾经Marius在Dominic的包里塞满了大大小小的皮卡丘,被电兵满训练场追的Marius还大声控诉过有谁能抗拒这么可爱的玩偶。当然关于Marius的下场Cote一点也不想回忆。

Cote摸了摸挂饰,淡淡地送了Marius一句Shut up,坐在车里沉默的擦枪,重新拆卸,将部件和挂饰一起小心的放进箱子,等待着下一次见它的时候。

-
-
-

Tina紧紧攥着手里的挂饰,停在靠近胸口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

门外队友们沉默的伫立着,他们未卸下身上繁重的装备,而这仅几公斤重的东西现在如同大山一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几分钟?又或是几小时。

Tina开门走出来。

这个任务同去的大部分人都还在这里。Eliza轻轻拥抱了她,伸手摩挲的她的脊背,Tina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着。剩下的人纷纷沉默安慰Tina,可她好像把伤痛都封存起来了,询问过受伤的Jordan的情况,便径自离去。

耳边的国歌响起。Tina想起最后一次看见Cote的笑容还是上个短假,他好奇的追问自己什么时候结婚,而她只是笑了笑,可能等到退役,等到她找到那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

可是现在呢?Tina将白菊放在碑前,看着碑上小小的却刺目的Cote的脸。那个人,那个Tina希望的人,躺在这里,她无法触摸他冰冷的身体,只能被这照片上的笑容迷了双眼。起风了吧,要不然为什么眼睛如此酸涩,有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

她用尽力气才站起来,拥抱了一旁两个年迈的老人。他们散发的痛苦与悲哀让Tina更加无所适从。看啊Cote,你离开的这么匆忙,却让他们在短短的余生里承受莫大的悲痛。

于是她匆匆逃开,从那个压抑的满目黑色的墓园逃开。她背靠房门跌坐在地,掩面无声的啜泣着,所有压抑的情感争先恐后的逃出来,充斥着整个房间,挤走了空气让人难以呼吸。

她好像看到Cote无力的靠在角落,隔着墙是穿梭的子弹,来来回回。他已经不能让身体的任何部位再动作一下,通讯器里只余阵阵杂音,Doc不在那里,身边也没有一个队员。他维持着平时紧握枪支的姿势,比天空还要湛蓝的双眼盯着落在自己胸口的挂饰,嘴角的弧度是Tina所熟悉的。他的胸腔起伏越来越缓慢,入目只余漆黑一片,恍惚中死神身后站着他所爱恋的女子。

Tina...Tina...他已经无法发出声音,嘴唇颤动着默念她的名字。终于死神收走他最后一丝气息,他闭上眼,女子的身影淡去不再。他仍然安静的靠着墙,像熟睡一般,只是心脏失去了继续跳动的能力。

-

Tina在队伍里站立,Gilles宣读着任务名单。

“Frost!”

她握紧手里的Super 90,让自己站的更加挺拔,就像Cote一样。

她的枪上,小小的雄鹿安静的睡着。

【END】

_(:з」∠)_小学生文笔写完也很绝望,还是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好!(。・ω・。)ノ♡

评论(15)

热度(26)